为了保证使用体验,建议您升级到更高版本浏览器
欢迎来到善融商务! 商城首页 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客服热线:95533   #056 | 在线客服| 我的商城|我的订单 |手机善融
 
|帮助中心 |企业商城 |建行首页 |即时通
您的位置在:首页 图书音像 少儿 其它少儿书籍
商铺信息
甘肃新世纪书刊
商铺名称:
甘肃新世纪书刊
支付模式:
营业执照:
商铺评分
描述相符:
4.9分
服务态度:
4.4分
发货速度:
4.5分
商铺描述:
甘肃新世纪书刊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一...
客服电话:

18209463559

0931-8518221

在线客服:
 
收藏本店铺
同类品牌
      暂无数据.
最近浏览
致成长中的你2:理想中的自己 殷健灵 长江文艺出版社 童书 励志成长
  • 商  城  价 ¥ 28.00   
  • 优       惠

      支持定向券
  • 送货地区  至 
    请选择
      
  • 总  销  量 0 描述相符: (累计评价0条)
  • 库  存
  • 服务承诺 七天无理由退货

    x请选择您要的商品属性

  •  购买数量
  •  
  • 温馨提示: 此商品支持信用卡支付。没有建行信用卡?请点击这里申办信用卡,最快1分钟出卡!
致成长中的你2:理想中的自己 殷健灵 长江文艺出版社 童书 励志成长
  • 商品品牌: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商品名称: 致成长中的你2:理想中的自己 殷健灵 长...
  • 适合阅读年龄: 适合0-3岁,适合4-8岁,适合9-12...
  • 定价: 28.00
  • 书号: 9787535498236
  • 作者地区: 中国大陆
  • 纸张: 胶版纸
  • ISBN: 其它
  • 是否塑封:
  • 内文方式: 图文本
  • 版本: 平装
  • 出版社: 其它


编辑推荐

殷健灵时隔两年再推出《致成长中的你》第二本《理想中的自己》。本书为给青春期男孩女孩的心灵励志散文。作者延续第一本书的关注青春期男孩心灵成长的内核,在书中讲述自己年少时的成长经历与感情波澜;讲述身边不一样的童年故事,让青少年们从中得到有益于自己成长的启迪。  让青春期的男孩女孩们学会认识自己,爱自己,做理想中的自己。


作者简介

殷健灵,1971年10月生于上海,在南京近郊度过童年和少年时代。法学学士,文学硕士。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做过女性杂志主编,现为《新民晚报》首席编辑,上海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

18岁在《少年文艺》(上海)发表处女作,从此与儿童文学结缘。以青少年文学创作为主。写作体裁涉及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评论等。主要作品:长篇小说《纸人》《哭泣精灵》《月亮茶馆里的童年》《轮子上的麦小麦》《橘子鱼》《蜻蜓,蜻蜓》《风中之樱》《千万个明天》《1937·少年夏之秋》《天上的船》《野芒坡》和《甜心小米》系列,以及散文《爱——外婆和我》《致未来的你——给女孩的十五封信》等。另著有《零度情感》《俯瞰天堂——米开朗基罗艺术与人生的昼夜晨暮》等成人文学专著。

部分作品翻译成瑞典文、英文、日文、韩文、法文等。

曾获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冰心图书奖大奖、“巨人”中长篇小说奖、台湾“好书大家读”*少年儿童读物奖、第四届上海市十大文化新人、第八届上海幼儿文学奖一等奖、《儿童文学》首届十大青年金作家等。并获2013和2014年度国际林格伦纪念奖提名。


目录

第一章 心安即是归处

被寄养的故乡

气味,记忆的触角

路边记

他人的生活

初遇时光

第二章 生命中最美的遇见

外婆,外婆

感觉

恩师朱效文

敲门

表达空白

“金”朋友

第三章 让人生淡而有味

我的财富

典当思想

关于“死之平等”

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过得越来越快

执著

心不会疼的人

真实的朋友

第四章 青春是一本仓促的书

茶杯里的风波

太阳在烧

青春心境的终止

丢弃的日子

流沙流水

危险的时尚

妈妈——你是我的陌生人

第五章 拥抱不完美

那双明澈的眼

你还有羞耻心吗

莲花般的女孩

花样男生

漫长的告别

重新开始

第六章 仰望幸福

环扣

金色的手指

少女风景

孤独是什么

成熟的第一步

第七章 聆听世界的心跳

自然博物馆猜想

无目的旅行

杜鹃花事

“冰川来客”

温情印度洋

天真的美国

文学里走下来的日本


序言

我曾是那样一个女孩

很多年以后,母亲对我说:你长成了我希望的样子。

母亲希望的样子,是不是我希望的呢?

一个人观照自身,总会“当局者迷”。我未必成为自己心中理想的样子,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可以对自己说一句:“无愧我心。”

我相信一个孩子是有天性的。就像植物的种子,即便外表完全相同,倘若埋进泥土,被施与同样的关照,在同样的环境里成长,也会长成各个不一的样子。

据说,我还是一个被大人抱在怀里的婴儿时,就会因看见外公外婆挤不上公交车而着急哭泣;据说,小时候的我,即便受了天大的委屈,也只会嘤嘤啜泣,而不是肆无忌惮地嚎啕大哭,更不要说倒地撒泼了;据说,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我,念及父亲的胃不好,一心想给父亲做顿热饭吃,一个人在家时,无师自通地在煤气灶上煮成了人生中第一顿米饭;据说……

可我也同样记得,五六岁时受到大人的责骂,委屈至极,悄悄来到厨房,从抽屉里找出一把水果小刀,对准自己柔软的上腹部,轻轻抵住;也记得在青春的叛逆期,发现被偷窥了日记,对母亲大发雷霆,咬牙切齿地将日记本撕成两半;还记得当拥有最初的人生秘密时,那些辗转反侧、纠缠痛苦而又甜蜜无比的恼人时光……

一些相熟的友人羡慕我有一位智慧的母亲,遗憾他们不曾有过一位教他们如何“做人”的长辈。确实如此,倘若没有母亲,我或许会成为另一种样子。我对母亲最大的感激,不是她在那个清贫的年代为我创造了相对优越的成长环境,而是在无意间,塑就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出生的母亲,自幼酷爱读书,热爱文艺,知书达理。她将我这个独生女儿当做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来塑造。母亲自然有一些固有观念,比如,她觉得女孩子应该文静内敛;比如,她觉得语文是所有学科的基础,一个人语文好,理解能力和触类旁通的能力自然好;比如,她淡泊荣誉和功利,更看重一个人是否拥有平等心、平常心、宽容心、同情心、感恩心以及真正的内心平和……她外表朴素,待人谦和,骨子里却保持着超乎寻常的真实、干净和清高。

母亲的观念似乎不够“现代”,也未必“入流”,但与我成人后的认知并未产生冲撞。虽然小学时的一位班主任曾经将我的“性格内向”视作“令人遗憾的缺点”,并且为我“从不向她打差生的小报告”感到失望,我倒也不以为意,依然将女孩子的安静、单纯与美好视为美德,并且养成了与母亲相似的心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更不因他人的目光而左右自己的人生选择。

父亲常说,你要感谢你的母亲。因为父母两地分居,我的多半时光是与母亲共同度过的。在我的成长岁月直至今天,母亲对我投以了极大的关注和陪伴。这种“关注”掌握在恰恰好的那个点上:过少,会觉得被忽视;过多,则有“压迫”之感。从小到大,母亲叫得出我所有伙伴的名字,知道他们各自的故事;我每遇难解之事,第一个想到求助的便是母亲,她定能给予令我茅塞顿开的妥帖的提点。一直以为,母亲的智商远高于我:她读书,过目不忘;她裁制的呢大衣和买来的别无二致,我学生时代所有的衣服都出自母亲的巧手;在饭店里品过的菜式,经母亲的手在家烹饪,多半比饭店更高一筹;她久病成良医,钻研医书,帮父亲治好了医生束手无策的顽疾。母亲是会计师,但她有未竟的心愿,教师、律师、医生……我想,倘若这些行当母亲去做,都能做好。

一位同龄人曾向我讲述,在成年后,如何在屡屡碰壁后矫正她的母亲对她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既有影响。与她相比,我的最大幸运恐怕正在于此。我的母亲给予我的影响,不单在于精于学业,更在于获得“更好的人生”。

不仅是母亲,还有我的外婆。

外婆2013年近百岁高龄去世以后,失联几十年的邻居姐姐知悉消息辗转联系上我,告诉我,对于失去父亲、母亲改嫁的她与哥哥,外婆是唯一真正给予童年的他们照拂的人。是外婆将无所适从的兄妹俩从家务堆里解救,帮他们生炉做饭择菜洗衣,一碗美味无比的腊八粥,整齐摆放在竹匾里包工精致的荠菜馄饨,麻利勤快的忙碌身影,放学时分在家门口的等待与亲热招呼……这些都是我的外婆留存在他们凄寒童年里的温暖记忆。

倘若说,母亲言传身教,教我行事立身,外婆则给予了成长期的我近乎泛滥的宠爱。在她那里,我可以卸下所有的铠甲,无所顾忌地依赖;而到了她的晚年,我又将年迈的她当做孩子来“宠爱”。印象中,在大字不识的外婆那里,从无因循守旧的条条框框;她不慕虚荣,更不趋炎附势;她尊重知识的可贵,性格随和平易,乐于同年轻人为伍;她对家中晚辈的全心关照每每令我们回想起来泪湿眼眶。

我的幸运大概还在于,心中的自我早早地觉醒了,当无形中被家庭塑造着的同时,很早就开始了“自我塑造”。我有幸不需要与生活的浊流抗衡,自小身处一个淳朴、简单、蓬勃而又正气昂扬的环境。眼界受限,但从未间断的阅读为我开启了一扇又一扇眺望远方的窗。女孩时的我,仿佛一株饱含汁液的生长在春天的小树,努力伸展枝叶和根须,向天空,向土地。向往一切美好的事物和感情,在内心喜欢和亲近气质高洁的长者,并暗暗期许将来的自己成为那样的人。

少女时的我,时常面对日记剖析内心。我毫不留情地逮住心中一闪而过的并不明朗、难以示人的灰色念头和情绪,像解剖医生一般条分缕析——女孩时的我学会了反省和反思,努力剔除自身人格里那种连自己都厌弃的东西,比如狭隘、虚伪、虚荣,我希望自己是一面坦荡透明的镜子,照见真诚、谦和、宽厚、正直、豁达……

我的父母却无比宽容地对待我,他们从不拿我同别的孩子比较,一点一滴的进步,都会得到他们由衷的赞赏。不仅是学业上的,当我成年以后,任何一点孝道上的表示,父母都会满怀欣喜地表达他们的幸福。对于子女,这何尝不是无言的激励呢?

尽管如此,我对逝去的女孩时代依然心存遗憾。1999年,在长篇小说《纸人》的后记里,我曾这样评价那段逝去的岁月:我并不满意自己的少女时代。如果让我从头来过,我会是什么样的?我曾经不止一次自问。——我会更张扬天性;我会勇敢地表达我需要爱;我会剔除束缚做一个完完全全的自己;我会问我想问的看我想看的说我想说的,痛痛快快地道出困惑无望和失落……我知道,自己曾是那样的封闭压抑,尽管那时的我看上去常常充满阳光面带微笑。

那个并不完美的女孩时的我,几乎是所有人眼中的“标杆”,他们许我以通常意义上的“美好前程”。我也曾经随波逐流,遵从命运的安排。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相对孤寂的写作,因为,在我眼里,这是一桩忠于内心、并能获得最大限度心灵自由的事情。

其实,一个人更加彻底的自我塑造是从走出校园开始的。你会遭遇颠覆,遭遇不可理喻,遭遇不公平,遭遇纷繁的复杂,遭遇种种的难以想象……成长是一生的事。成年后的我自然也经历过一些所谓的“暗礁险滩”,每次均有惊无险度过,最终仍要暗暗庆幸:哦,并没有丢失和背叛过原来的自己,那个女孩时代的我一直在那里——感谢她为我涂抹了永不消逝的人生底色。

2017年3月22日-23日


文摘

被寄养的故乡

我一直疑惑,哪里才是我的故乡?我生在上海,却长在离上海不远不近的南京。可是,当我告诉别人自己长在南京时,却没有底气。因为南京城于我陌生,我至今不识南京的道路和街区,不会讲南京的方言。但如果告诉别人自己出生在上海,在上海人的圈子里长大时,我又无法认可上海是我的故乡。总之,无论往哪边靠,都是尴尬。这种困惑不只我一人有,一起长大的伙伴都有。我们心底里,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小小的故乡——它有一个代号,叫做“9424”。

小小的故乡曾经以“宝野”和“美浓”的名字出现在我的小说里,竟让读者去追寻探究,似乎想在现实中找到这样一个美好的温柔乡。可我知道,他们是无法找到的。因为连我自己,都无法在现实中找到了。

那年冬天,趁去南京公差的机会,我在离开了17年后重回小小的故乡。走的是宁芜公路,依然是17年前离开时的房子和田,一路所见,已是颓破之色。一路走,依稀预想到了它如今的样子。尽管有了心理上的准备,但到近前,它的真模样还是令我感到了忧伤。就像见到一个多年未遇的亲人,印象中还是她青春旺盛的样子,不期然地,就老了。

几乎所有在这里生活过多年的上海人都已撤离,落叶归根。这些人曾经是这里的魂灵,魂灵散去了,便剩下了空洞的躯壳。住过的老房子拆除了,路边的石级残破断裂,水泥路面崎岖不平;小学校不在了,改成了社区活动中心;我的中学铁门紧锁,落叶遍地,满眼所见竟是萧索;繁荣的菜市场也不在了,换到了室内,旁边开了一爿冷清粗糙的大食堂……只花了大半个小时,我便走遍所有熟悉的地方。当重新回到宁芜公路边上等车时,站在一片黑色的砂土之上,在尘埃飞扬中我心生恍惚——莫非,那些明媚的颜色从来不曾存在过?

可它明明存在过。存在于我的念想里,存在于儿时伙伴的追忆里。现实中找不到,我更无法用言语描绘。这样一个小小的故乡,是被寄养的孩子,无根无襻,让我们无法有乡土的情结,更不可能拥有城市人的依傍。可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抓住了我们的心。我们自封纯朴,因为生长的地方离泥土近;自以为孤独,因为不知道哪里是真正的故乡;可有时又会庆幸,单纯的成长环境给了我们一颗简单的心。

说起来,故乡真的很小,方圆数里,而孩子们活动的区域只在方寸之内。它紧靠宁芜公路一隅,面山傍江,依丘陵而建,一条铁轨擦边而过,伸向神秘的远方。我们住在火柴盒一样整齐划一的房子里,街道清洁,树木成荫。推窗可以见山,走不多远,便到了田野。水车、池塘,带着新鲜草香的牛粪气息。每到春天,教室里便柳絮飘飞,日光被树影映成了柠檬黄,涂抹在窗台、桌角……回想起来,这些明媚单纯的颜色构成了我少年生活的图景。这里本是冶炼钢铁的基地,可我的少年却鲜有坚硬的调子,似乎总是那么温润。这究竟是为什么?

那地方,到处可见坡地和台阶。从住的房子出来走到小学校,要上下三四处坡地,一溜低矮山墙顺势蜿蜒,上面爬满青藤。这使得上学路上充满了游戏色彩。夏春时分,从午后的困倦里走出,沿着山墙走向学校,慢慢走进一片叽叽喳喳的喧闹。我们习惯早到,等学校开门,站在大门口,身后数十级台阶下又是成排的居民楼。台阶上站满了同校不同级的孩子。开大门前的半个小时光景,我们什么都可以做,聊天,打架,跳绳,跳房子,买小摊上的糖人、爆米花。课还没上,就先兴奋起来。若是冬天,下了大雪,家门口的台阶都给雪遮没了,走起来就有了危险,深一脚浅一脚,一不留神就突然陷进半条腿。到了学校,棉鞋都湿了,教室的水泥地上便印了很多个深色的小脚印。

这地方,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和安全感。走在任何一条小路上,在小商店里,在电影院里,在菜市场里,都能看见似曾相识的脸。孩子们之间,虽然不是亲戚,却能找到干丝万缕的联系,某某和某某的父母在一个厂里上班,现任老师教过某某的兄姐,总拿某某和兄姐比较。我们有时会聚在一起聊聊上海,你的家在黄浦,他的家在静安或是普陀,说的“家”都是亲戚的家。到了寒暑假,分别到上海的亲戚家去过假期,彼此郑重地留下在上海的通信地址,果真会正儿八经地通两封信。

价格说明

划线价格:指商品曾经展示过的销售价,仅供参考。

未划线价格:指商品的实时标价,具体成交价格根据商品参加活动,或使用优惠券,积分等发生变化,最终以订单结算页价格为准。

此说明仅当出现价格比较时有效。

内容声明:
以上所展示的商品/服务的标题、价格、详情等内容均由商户发布,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该商户负责。 中国建设银行善融商务服务平台为第三方交易平台及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建议您在购买商品/服务前注意谨慎核实。如您对商品/服务的标题、价格、详情等信息有疑问,请在购买前通过即时通与商户沟通确认。
注册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融易付
购买支付
购买流程
信用卡支付
售后服务
订单管理
退货退款
金融服务
建行快贷
善融助业贷款
商户支持
商铺装修
商品发布
 

©版权所有 中国建设银行版权所有 京ICP备 13030780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450 营业执照信息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总行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25号   邮编:100033   手机网站:m.ccb.com